旧版内部网| 旧版入口| 校长信箱| 河中医校友会| 医疗工作| 图书馆| English| 新闻网| 校务公开
学校要闻
您所在位置 首页 > 学校要闻 > 正文
学校要闻 HENAN UNIVERSITY OF CHINESE MEDICINE

【出彩】《河南日报》客户端对我校二附院中药调剂药师团队靓丽风采进行报道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08日 消息来源:二附院浏览量:

 

《河南日报》客户端对我校二附院中药调剂药师进行报道

 

编者按:2019年1月7日,《河南日报》客户端详细记录了我校二附院中药调剂药师紧张又忙碌的日常工作,对他们牢记使命、甘于岗位、乐于奉献的精神进行了肯定,生动展示了二附院团结向上的工作风气和全体教职工良好的精神面貌。现将全文刊发如下。

 

一天不出药房能走3万步,看看中药调剂药师们刻在戥子上的青春

文/曹萍 图/李昕 鲁锐

 

左手拇指、食指握着秤杆,指间夹着一沓处方,瞟一眼处方上的中药名字,转身在一百多个小抽屉的调剂柜上迅速找到位置,拉开抽屉,里面是三种药,右手抓上一把放在秤盘上,拨动秤砣准确称量后,再平均地分到调剂台上的十来个不锈钢盘里。一张中药处方一般都要有二十味中药左右,这样的动作要重复二十多次才能完成一副药的调配,经过复核药师复核后装袋,发送到患者手中,整个过程大概二十分钟左右。这就是中药房调剂药师们每天在重复的工作,他们手中的秤是一种传统的称量药品的工具,又叫戥(děng)子。

1月4日,已经临近中午,在河南省中医院的中药房内,一排整齐的调剂柜前,20多名调剂药师正在紧张地进行着调配。此时,医生的病人都快看完了,各科室的中药处方也都开出来了,到了调剂员最忙碌的时候,他们要尽快把上午开出的处方调配出来交给患者。

26岁的药师赵英妮是这里最年轻的调剂员,已经干了5年。她带着帽子和口罩,但还是不时地会被药中的灰尘呛到,轻咳几声。站在调剂台和调剂柜之间,她手里握着戥子,转身、抓药、称重、分药,动作利落干净、一气呵成。虽然她面对的三组调剂柜,有一百多个小抽屉、300多种药,但转身抓药时她并没有半点迟疑,药的位置、每种药的特征早已烂熟于心。“调剂也是门儿技术活,讲究稳、准、快,不然这么多处方可怎么办。”赵英妮笑着说道,扬了扬手里厚厚的一沓处方。“必须又快又好,不能少药,重量更是要精准,药的剂量准确才能保证药效。”药学部主任赵旭说,他曾经也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调剂员。“手中有杆治病救人的秤,心中有杆良心的秤”,是每个调剂员坚守的信念。

“最多的时候他们每个人一天要处理100多张处方,整个药房要处理近2000张,一天下来调配的药有近四吨。”赵旭说。四吨药材,堆在一起应该像一座小山了吧,调剂员在一天的时间里,用手中的戥子一克一克地将它们称取、调配,组合成一副副治病救人的良药,让患者带回家中。到河南中医院看病的有很多外地患者,为了他们尽快拿到药,赶上早一班回家的车,调剂员们从来没有“午休”。“中午都是在药房里匆匆吃上几口饭,就赶紧去干活了,毕竟那么多患者都在那等着拿药呢。”王跃华是这里资历最老的调剂员,已经做了十几年了,左手的食指因为常年握秤杆磨出了厚厚的茧子。其实不只是他,这是中药房所有调剂员共同的“印记”,更是他们辛勤付出的见证。

调剂员每天的大部分时间就是在调剂柜和案台之间走动,手中握着戥子,眼睛盯着处方。“有次一天没出药房,手机运动软件显示步数是30000步,不知道的以为我出去旅游了呢。”调剂员付喆的玩笑话道出了他们的繁忙。重复劳动、枯燥无味大概是外人眼中对调剂员工作的印象,其实就连他们自己也会时常有这种感觉。“有时候确实也觉得挺没意思的,但想想我调配的药让很多人治好了病,看到外面那些等药患者期待的眼神,就有动力了。”付喆说。

中药房目前有35名调剂员,平均年龄在30岁左右,他们的青春点滴都刻在了手中的戥子上,书写了属于自己的无悔青春。“黑发积霜织岁月,戥子无言刻青春。”调剂员鲁锐的诗句是对他们付出最好的写照。